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仁山利舒

所有分类

浏览历史

© 2005-2020 灯光下忙前忙后的爸爸,织毛衣的妈妈看电视的哥哥和我祥和的夜晚宁静的日子心底深处,柔软的记忆喷涌而来爸爸做了一辈子生意,一个算盘一个小本子似乎是他的标配这时候的爸爸严肃且认真。但只要在家里爸爸更愿意做陪我们玩的大孩子,养兔子喂小狗打枣儿乱窜的枣儿,满院子的我们人间至味是清欢的时刻。爸爸当然不会矫情的说爱我们,父亲与子女之间的爱更多的是悄无声息,就像一篇篇散文诗读懂已是不惑年。出差回来的爸爸校门口等我的爸爸清理院中积雪的爸爸劝我多吃口饭的爸爸,因为自己不想考试怒摔烟灰缸,也不忍心打我的爸爸往事历历在目,可爸爸那辈人爸爸为家为子女所倾注的一生的情感爸爸的快乐和心酸,我竟找不到词语现在的爸爸不善言谈,更多的时候是沉默,我和母亲之间反而有了更多聊不完的家常话。每次我去爸爸第一句总是喝茶吧,又或者自己悄悄出去买回好几种口味的瓜子因为我喜欢。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在子女的成长再到子女们琐碎的生活父亲已从亲力亲为悄悄地转身为观望。 版权所有,并保留所有权利。